位置: 亚美am8客户端 > 公司新闻 >

台报:李安电影给台湾启示 夜市也能卖法国菜

  • 发布时间:2019-01-25 13:14   来源:亚美am8客户端

中新网2月26日电 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于北京时间25日早上在美国加州___举行,由李安所执导、强势入围11项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最终拿下最佳导演、摄影、原创配乐及视觉效果4个奖项。

台湾《中国时报》26日发表社论说,时值台湾为《少年PI》欢腾、与有荣焉之际,我们忍不住要问,《少年PI的奇幻漂流》带给了台湾电影什么样的帮助与启示?

文章认为,台湾的首要任务当然是先将潜在观众找回戏院、活络本土市场。不管是“蚵仔煎”还是“高档松露”,都能在台湾的电影市场并存。

 文章摘编如下: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超越《阿凡达》、《雨果的冒险》等在影史上占有指针性地位的作品,令李安成为首位以3D作品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得主,关键在于他以丰厚的人文思维结合好莱坞的科技优势,不为技术而技术,为3D电影开创新局。奖项荣耀之外,《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本届九部最佳影片入围者当中唯一挺进全球票房百大排行榜者(暂名列八十二),票房总额此刻正朝六亿美元迈进,可谓叫好也叫座。

李安上台致谢时,除了感谢“电影神”、原著作者、所有幕前幕后工作伙伴及家人,也不忘别感谢台湾:“没有台湾的帮忙我无法完成这部电影,我想感谢所有在那里帮助过我的人,特别是台中市政府。”甚至还用中文及印度语说了“谢谢”。真诚恳切的态度举止,加上每回受访必提及台湾的窝心(在台湾为暖心之意)之举,令台湾乡亲备感荣耀,也顺势为台湾做了最好的国际营销。

当然,《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成功并非偶然,李安费尽心思说服出资公司,带着国际团队回到自己的故乡,将台湾放上世界地图,同时也令台湾电影从业人员有机会亲身参与(在台拍摄期间,剧组共767人,其中449人来自台湾)、感受好莱坞专业严谨的拍片模式。犹记影片尚在后制阶段时,曾一度遭受市议员质疑,这部片子收受台中市政府五千万元的补助却未营销台中,如今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政客对于文化的缺乏理解、短视近利真是令人感到可笑又可悲;但毕竟政治人物的专业不一定在电影,脑袋脱线、孔固力也就罢了;近日有一位知名的导演与制片人在杂志访问中提及一部持续打破台片影史纪录的电影时,语重心长地说出了台湾电影界如持续现今的心态、格局和眼界,台湾的电影恐怕很难真正走出去;这篇深度专访说出了台湾电影的某些面向,但有多少电影人愿意深刻省思?时值台湾为《少年PI》欢腾、与有荣焉之际,我们忍不住要问,《少年PI的奇幻漂流》带给了台湾电影什么样的帮助与启示?

台湾电影曾经跌落谷底,直到2008年才凭借《海角七号》翻身,从此,本土草根和趣味励志的大众电影成为投资者眼中风险最低的的卖座利器。如今,台湾电影看似再起,不断缔造新的影史纪录,可惜多元性却更显不足,小清新与草根喜剧类的作品比例过重,不仅小众艺术电影知音难寻,就连理当撑起产业的类型片(警匪、动作、恐怖惊悚片等)也是屈指可数。

成熟完善的电影产业,最重视的是专业分工,如此才有可能在技术上力求突破。台湾电影积弱十余年,加上电视环境日益恶化,以致多数质量粗制滥造,在市场需求愈来愈少的情况下,许多优秀技术人才为求温饱,只能选择西进或是转业。如斯隐忧,反映在时代背景的电视剧或是电影上头尤其明显,从宋元明清到日据再到民国或是光复时期,无论梳化、造型还是美工,台湾电影竟然往往必须向大陆、港、日、韩借将。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台湾电影产业花费10年、20年努力也无法复制的高塔,在这个连称“影视产业”都显得勉强而尴尬的美丽之岛,我们首要任务当然是先将潜在观众找回戏院、活络本土市场。蚵仔煎也好、高档松露也罢,餐饮市场本来就容许它们并存。本土化与全球化从来就不是敌人,即便台湾团队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制作流程所居位阶其实类似家庭代工,但无论亲身经历还是旁观,都等于上了宝贵的一课,只要有心,就能获得启发。

以在片场有13年经历的油漆经理陈新发师傅为例,他在《赛德克•巴莱》日本团队收尾之后,进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国际团队帮忙,接受英籍师傅震撼教育,他认真地归零学起,如今已是专精洗白、作旧,为刚做好的电影场景添入时间感的首席“质感师”,此刻正在参与魏德圣监制的《KANO》拍摄。谁说夜市蚵仔煎不能加入、兼容法国菜的烹饪思维呢?

netease

0